互联网的默认设置是「开放」

前些天 Bluesky 开放注册了。Fesiverse 网络上掀起了一股要不要与 Bluesky 互相通信的讨论。

Fediverse 上的一部分「原住民」嫌弃 Bluesky 上的氛围,各种瞧不上,生怕污染了 Fediverse 上的良好氛围。然而 Fediverse 上的一些倡导者,则主张包容 Bluesky 的服务,提供可以互通或 block 的选择。

期间也看到一些理性的声音。认为互联网原本就是开放的,没道理互相 block。我当然是赞同这个观点。互联网从诞生那一天起就是默认开放的,如果担心隐私,就不要把数据放到互联网上。

不能因为担心自己发表的言论被别人看到就把别人的眼都蒙上,不能因为担心别人讲的话自己不爱听就把别人的嘴都堵上。可以制定规则,违反规则接受惩罚,但不能把大门一关,自成一统。

如何看待钱

在这个竞争激烈且物欲横流的年代,「钱」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

自认为很幸运,大概十多年前就对钱有了一个比较理性且认为比较适合自己的观念,并且一直实践于生活中。

简单来说,钱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资源,是真的当资源看,不是为了怕人议论,或者装什么清高,或为了政治正确(其实还是怕人背后议论),停留在口头层面上的那种。

举个例子,就像是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的这种资源,只满足于功能性就可以,而不是在吃饱了还在想要更多的美食,已经解渴了还在想要更多水资源。

日常如果不买东西,身无分文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如果需要日常开销,只要能满足支出需求,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我完全不需要原本只需花十块钱,但兜里一定要装一百块。

钱这种东西,只有在交易的时候,才能体现价值,才能体现其功能性。否则,存再多,也只是数字而已。

当然了,有的人对生活要求「高」,物质欲无穷无尽,需要无穷无尽的钱,我觉得这也没什么问题,那你就想办法挣钱就好了。挣到了,你享受你的生活,没挣到,你忍受你的生活。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不矛盾。

钱对我来说,还有一种功能,就是可以为我提供安全感。至少有了钱我不会担心饿死,不会担心露宿街头。这肯定是必须的。所以我也会努力挣钱,这也无可厚非,不矛盾。但我知道,「地有多大产,人有多大胆」。我努力增加「产能」,为的也只是老了之后以备不时之需,但绝不是为了原本只需要花十块钱,兜里必须装一百块,甚至时不时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用手点一点。

终归我对物质追求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至少目前不是。这不是什么假清高,就是这样。就像有人追求奢靡的物质生活一样,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能追到,你享受你的生活,追不到,你忍受你的生活。这完全没什么问题。

钱,在我这,永远都是一种资源。只有我控制它,没有它控制我。想都别想。

经济独立

想聊两句经济独立这件事。

我一直认为经济独立是一个挺容易理解的概念。但隐约感觉好像我理解的经济独立跟社会上的很多人理解的不太一样。

我自己理解的经济独立很简单,就是自己的收入能够支撑自己的支出,且有一定盈余,就算是经济独立。

比如我月收入十块钱,每月花五、六块钱就能满足我的日常支出,如果想买什么「大件」,存个一两个月就有能力购买,我认为这就是经济独立的。

而隔壁张三月收入一百块钱,支出两百块,银行借贷一百块,还不能满足开支,每月还得找人借钱。我认为这就是没有经济独立。即便他挣得可能比我多很多。

只要保持经济独立,就可以保证自己的人格独立,尊严独立。在我眼里,根本不存在月收入十块钱就一定要去谄媚或者心虚月收入一百块钱的,甚至更没必要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你有你的一百块钱的活法,我有我的十块钱的活法。

我是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收入比别人少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如果有人因为自己有钱跑到我面前装逼。礼貌的做法是,不鸟你就完事了。自我主动刷存在感没完没了的,直接拉黑,这辈子不见。

社会上有大量的人因为自己收入少而嫉妒收入多的人。这些人大多是虚荣心太强,自己的欲望没办法通过与自己能力匹配的收入来实现,想通过抱有钱人的大腿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所以为了有求于他人而不得不让自己变得低三下四。

我是绝对不会同情这类人。相反,我倒是觉得这挺公平的,你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得付出代价,抱有钱人大腿也是代价的一部分。而且,更让人不耻的是,这些人报完大腿反过头来就骂大腿的娘。

完。

让 App 闭嘴

下载完 App,第一次启动的时候,除了授权网络权限以外,其他的权限基本上都是关闭状态,特别是国内的 App,无论是什么类型,什么用途,除非是必须的功能,否则都是不授权。

这个习惯应该是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主要是针对 App 的乱弹窗行为,特别是对于购物网站以及娱乐类网站的 App。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国外的 App 要比国内的强太多。当然,话不能说太满,毕竟没有生活在国外,所以使用的海外 App 还是有限。

仅从使用的 App 来看,像新闻类的 App,一天弹个一两次基本也就差不多了,主要是弹的都是正经内容,不会动不动就弹营销、广告消息或各种诱骗你打开 App 的消息。不过,说到这,Meta 的社交 App 确实会这么干,而且不止 App,还会利用 Email 给你发各种诱骗你登录的邮件。所以,我也基本退出了 Meta 的各种社交软件,比如删除了 Facebook,对于 Instagram 的消息提醒也是关闭的,最新的 Threads 的消息提醒也是关闭的。

简单的 HTML 页面

以前的很长时间里,一直不是很喜欢那种近乎只用 HTML 搭建的静态网页,并且认为那是不愿意好好整理自己网站的表现。

最近这几个月,对此有了很大的转变,并且开始喜欢上了那种风格的页面,因为从简单的 HTML 页面看到了「返璞归真」,而不是因为缺乏审美。

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我的观点,总之很神奇。

(о´∀`о)💡

信息读不过来了

对于社交软件上的信息,我是有强迫症的。

具体就是,我会阅读每一条有用没用的信息,即便是快速浏览,至少也要知道信息的大概内容是什么。如果碰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就会稍停留一会儿,思考一下。不巧的是,Fediverse 上的信息基本都是小作文,二三百字都是常事儿,多一点儿的四五百字也有,再长,就会贴出文章链接,直接浏览页面。

更加不巧的是,目前这个社区的最新消息,几乎只能在英文社区里看到,所以对于我来说,在 Fediverse 上,基本上浏览的内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英文,这就导致我阅读的非常慢,比中文内容阅读要慢得多,甚至要辅助翻译软件才能搞明白在说什么。

所以这一周下来,Ivory 上的未读信息一直都保持在四五百条……压力山大。

还想提一点,因为 Fediverse 上的信息相对会长一些,所以有的文章质量还挺高的,信息量很足。那些有用的信息目前只能做 bookmark,尚没有特别好的工具做收藏,当然了。以后可以考虑一下需不需要做一款产品解决一下这个问题。我推测肯定有人也有这方面的想法,只不过没有那么急迫或者明确而已。

树洞

反思了一下,还是感觉特别庆幸生活在有互联网的年代,特别是出现了 blog 这种形态的东西,感觉特别特别的庆幸。

但凡生活在一个无处表达的年代,像我这种有想法又没地方讲的人,要么因为不让说话,憋死。要么把文字写在动物皮毛上,无处保存。别说若干年后,就是若干天,也不见得好保存,不被煮了吃,就是万幸。关键是那个文明程度,又能胡说些什么呢?有钱人可不允许你胡说。没学历的你还想说话?

blog 是真他妈爽,自己的地盘,方便记录自己的观察。Archive 这个网站会把我的内容进行封存。能封存多久我不知道,但可比动物皮毛保存的时间久太多了。

私以为,未来两三年,blog 有望逐步回归。重新回归的 blog 不会再是当年的长文,而会是五百字左右的小作文。当然,也可以是一句话的名言名句,随意。

有钱人的生活

这个话题对于我来说,原本没什么可聊的,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困扰我。

有钱人也是普通人,甚至干的很多事情也很土,是真的很土,不加引号的土。所以我对有钱人从来没有过神秘感,也从来没有过自卑感。

真正困扰我的,是一些人对有钱人的看法。或许这些人对有钱人持有的是膜拜的观念,又或是神秘感爆棚的观念,又或是自卑的观念。

所以才会认为,只要有了钱,世间便从此再无烦恼。生活从此再无忧愁。无穷无尽的欲望可以得到满足。天天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所以才会认为,我们跟有钱人不一样,我们是苦逼的,我们是自卑的,我们是微不足道的。

他们是有钱人,理所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他们是有钱人,理所当然可以有特权。他们是有钱人,有三头六臂很正常。他们是有钱人,所以拉屎肯定特别香。他们是有钱人,欺负你很正常。他们是有钱人,撒出来的尿都是啤酒。

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会有烦恼?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会得病?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会买到假货?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需要拉屎?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每天只有二十四小时?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会吃苦?他们是有钱人,怎么可能需要用脚走路?

这世间充满了犬儒主义者,遍地都是。

学历阴影

离开学校十多年了,不管是网上,还是现实生活中周围的人,「学历」这个事情,真的会影响很多人一辈子。别的国家我不知道,但在中国,我是真的渐渐感受到了可怕的影响力。

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评判一个人的标准背后,其实学历的比重相当的大。极端一些,甚至有可能是唯一衡量标准。虽然很多人表面上为了显得政治正确,口上会说,学历只是一方面。但在我看来,ta 看人的角度可能也就这一个方面而已。

这是真的挺可怕的。

不过,我也必须承认,我自己摆脱这种心理障碍也是花了很多年,可能前前后后有十年左右?我这还是有意识地去纠正,对于那些没有自我反思意识的人,这种观念就会陪着 ta 入土了。

想到这里,我特别能理解小孩儿上学「卷」的现象。

特别注明一下,是理解,不是认同。